《妖鬼物语》

人面鱼(上)
  “小惠,快看,今天爸爸也捕到了好多鱼。”一个中年男人自屋外进来。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,一条灰色的裤子,裤管卷的很高。皮肤黝黑,脸上略显沧桑。
  被称作小惠的女孩,是中年男人的女儿,今年十六岁,在念高一。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,眼睛大大的,很漂亮,也很讨人喜欢。
  小惠放下手中的笔,走到爸爸身边,看看他今天的成果。她的父亲是一个渔民,靠捕鱼为生。好的时候,可以捕到很多鱼。他们家每天吃的最多的也是鱼肉,虽然可能会有吃腻的时候,但是小惠的父亲每天都想办法煮不同样式的鱼肉给小惠吃。
  小惠家的后院里有个大鱼缸,她父亲总是把捕获来的鱼丢进鱼缸里养着,到时拿到集市里去卖。
  小惠帮着父亲一起提着鱼去后院,鱼缸很大,看着父亲把鱼丢进鱼缸里,小惠很高兴。自从母亲去世后,父亲一直郁郁寡欢。终于在有一天,他振作了起来,也是从那天开始,他们搬来了这里,而她的父亲开始了捕鱼的生活。
  小惠认为,父亲现在唯一的乐趣大概就是捕鱼了。也许会很累,可却是很充实。
  “爸爸好厉害啊,总是能够捕到那么多鱼。”小惠在一边笑着说道。鱼缸是透明的,小惠可以透过这个透明的大鱼缸观察着鱼缸里的各种鱼。
  晚饭吃的是清蒸鱼,味道很鲜美,小惠吃的也很开心。吃过晚饭,把作业完成,小惠就早早的上了床。
  第二天,小惠起床的时候,父亲已经出去了。小惠自己吃了早餐,就去了学校。
  今天是个好天气,在去学校的路上,小惠跟邻居一个个的打招呼,周围的邻居都很喜欢小惠这个孩子。
  镇里的人都管小惠的父亲叫阿铁。阿铁坐在渔船上,抽了根烟。他抬头看了看蓝蓝的天空,突然感伤起来。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。对于现在的生活,他很满意。这么忙碌而充实的生活是他想要的。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好好把女儿抚养长大,看到她健健康康的生活着,也算是对自己努力的回报吧。
  拧灭了烟,他站了起来。今天也要好好劳动啊!每次他捕获了很多鱼回家的时候,女儿都会笑的很开心。他很享受女儿的笑容,为了能够让女儿总是露出那甜美的笑,他尽力干着属于他的工作。
  拿出放在船上的渔网,他使劲一甩,将渔网甩了出去。
  这个时候,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,看上去就要下雨的样子。阿铁一看这情况,就打算收网结束今天的工作。如果等下真要下起雨来,这在海上还是有点危险的。还是先回到岸边再说。
  这么想着,阿铁开始拖动渔网。不料,渔网变得很沉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海里扯着渔网。阿铁使劲拉,就是拉不上来。海上开始起风了,这种情况下,他本该丢弃渔网划船离开的。正想这么决定,渔网又拉得动了。不过渔网里好像有东西,很重。该不会是捕到了很多鱼吧!
  这个时候,也没那么多时间考虑什么了。他使劲拉着渔网,渐渐地,差不多就快全部拉上来了。就见渔网里裹着个黑黑的东西,那东西很大,看上去像条很大的鱼。
  阿铁透过渔网往里一看,有些震惊……
  ……
  小惠放学的时候,天空又重见光明了。她纳闷,现在的天气怎么说变就变。一会晴天,一会变得像要下雨,一会又放晴了,真是让人琢磨不透。
  她和同学一起走了一段路,几人说说笑笑,倒也不觉得回家的路途遥远。在岔路口与同学分别,自己独自一个人走林间小道。她家距离学校也说不上远,步行也就四十分钟左右能够到,比别的同学稍微远那么点路。
  尽管这样,小惠也不会埋怨什么。她很享受这段步行的路途。在途中,她可以看到很多风景,很多美丽的花草树木。每天经过这个林间小道,呼吸着周围清新的空气,真的很舒服!
  回到家后,她像往常一样,打算拿出作业来做,却听到后院传出“啪嗒啪嗒”的声音。她慢慢走到后院,入目的场景让她呆愣了几秒。
  后院的地上,都是水,鱼缸不见了,而鱼缸里的鱼,此刻都躺在地上,很多已经死了,没死的几条还在做垂死挣扎,死命的扑腾着自己的身体。
  小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她现在可以确定的一个事就是有人动过鱼缸。究竟是什么人呢?
  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鱼,她不知道还能够做什么事。她走回屋子里,隐约听到父亲的房间里有声音。她敲了敲父亲的房门,没动静,于是她打开了父亲的房门。
  在父亲的床边,放着一个大鱼缸,鱼缸里只有一条鱼在游来游去,而父亲,就站在鱼缸旁边,饶有兴致的盯着鱼缸看着。似乎对于小惠进屋来的举动完全都不知道。
  “爸爸,你在干什么?”小惠开口说了句,她走近父亲,同时眼睛一直盯着鱼缸里的鱼。
  “啊,是小惠啊,快过来,看看爸爸捕到了一条什么鱼。”阿铁的目光没有从鱼缸上移开,他死死的看着鱼缸,仿佛有某种力量吸引着他一样。
  小惠走过去,在略微有些昏暗的房间里,她看到在透明的大鱼缸里,有一条黑黑的鱼,那条鱼的头部是白色的,而那个鱼头——有着一张人脸。
  她吓了一跳,那张人脸是如此的逼真,为何一条鱼会有着一张人脸?
  “很吃惊吧!爸爸刚才看到这条鱼也是非常的吃惊。不过小惠,也许你不记得了,这条鱼的脸很像你的母亲啊!真的是太像了,越看越像啊!”阿铁贴在鱼缸上,眼睛瞪得很大,嘴角还微微上翘,看着鱼缸中的那条鱼,着了迷似的看着,“怎么会这样呢?这么像!”
  小惠没有说什么话,看着眼前这样的父亲,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开始不认识父亲了。她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当时她什么也不懂,自然对母亲的记忆也不会有太多。是父亲告诉她,她母亲离家出走,后来在河边被人发现溺水身亡的。父亲对于母亲溺水身亡的事也非常的自责,在母亲离开的那段时间里,他每天都沉浸在痛苦中,直到后来的某一天,才重新振作起来。
  她仔细的看着那条人面鱼,觉得那条鱼看起来有种亲切感,难道真的如父亲所说,那张脸是母亲的,所以自己才会有那么熟悉的感觉么?看着看着,就无法移开视线一般,被那条人面鱼深深的吸引住了。
  “小惠也很喜欢它吧?爸爸第一次见到就非常喜欢了。”阿铁自我陶醉的说着,看着人面鱼的神态,仿佛在欣赏一件无价之宝一样。
  晚饭吃的很安静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只有碗筷发出清脆的敲打声。屋里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气氛。小惠见父亲不说话,她自然也不说什么。吃过晚饭,父亲就回房间去了,小惠知道,他是去看那条人面鱼了。
  发现人面鱼的事父亲对谁都没有提起,大概是怕大家图新鲜一个个来看的缘故,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。只是放在自己的房间里,独自欣赏。就连小惠,也很少能够进父亲的房间看看那条鱼。
  对于小惠来说,家中有了这条鱼,整个世界好像都变了。父亲不再出去捕鱼了,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呆在房间里盯着那条人面鱼看。有时,小惠会听到从父亲房间里传出的说话声,就像父亲在与谁聊天一样。有时,在深夜的时候,当大家都睡觉了,父亲房间里则会传出笑声,那是父亲的笑声,可在寂静的夜晚听着是如此的恐怖。
  父亲对于人面鱼的痴迷已经到了几乎发疯的程度,他现在每天除了睡觉吃饭,就是坐在房间里看着那条鱼。房间里很暗,他连窗帘都不拉开,整个人看上去也憔悴了不少。满脸胡渣,头发蓬乱,眼睛下面有着很浓的黑眼圈。
  小惠很难把现在的父亲同一周前的那个父亲作比较。
  她在去学校的路上,有些邻居都会问她父亲这几天都在做什么,没见他去捕鱼。而小惠只能笑着默默离开。她无法把父亲捕到人面鱼的事告诉大家,她只能选择沉默。
  父亲不再去捕鱼了,家里的生活也过的没有以前好了。现在每天都是吃素菜,本来还能吃鱼的,只不过父亲不捕鱼了,所以自然什么都没有了。
  小惠看着这样的父亲,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一切的来源都是那条鱼,她是不是该想办法把那条鱼给弄走?再这么下去,不是办法。
  这日小惠放学回家,依旧像往常一样跑去父亲的房间看看。她敲了敲父亲的房门,仍旧没有回应。她发现门没上锁,半敞着,就推门进去了。
 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,一时无法分辨究竟是什么味道。窗帘还是拉着,房间里一片黑暗。父亲蹲在鱼缸前,肩膀耸动着,像在吃着什么东西。

相关日志

发表于:2010-05-09 13:55:08 at 13:55 分类:其它 发表评论 Tags:,

发表评论

(必填)

(必填)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。

Archives